Categories
中文

[独家]在HWPL李万熙代表的仲裁下重拾和平的‘棉兰老’… 《SBS 周日纪录片》时隔两年成为话题

出自天地日报: http://www.newscj.com/news/articleView.html?idxno=741090

2018年10月7日上午播放的SBS周日纪录片《和平,虽然遥远,但却是要走的路》的背景中出现了设立在菲律宾棉兰老岛MILF驻地的HWPL和平纪念碑。纪念碑上刻着的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HWPL: Heavenly Culture World Peace, Restoration of Light)的英文名字中’World Peace, Restoration of Light’的部分呈现在屏幕上。(来源:SBS播放画面截图)

2年前播放的SBS周日纪录片《和平,虽然遥远,但却是要走的路》
时隔47年实现和平的棉兰老受到瞩目
2014年签订的HWPL民间和平协定成为和平的基础
同时介绍了正在菲律宾广泛传播的HWPL和平教育

全世界都认可的HWPL,只有韩国仍视而不见
首尔市,以”COVID19″为借口取消了对HWPL的许可
HWPL表示:”在和平巡访期间,一概没有提及圣经”
“一心只为了韩半岛和平而奔走的证据多不胜数”

[天地日报=Kim Bitina 记者]由于天主教和伊斯兰教持续了长达47年的流血冲突,导致12万多名军人和一般市民死亡的棉兰老,在2014年就在这里棉兰老伊斯兰领导人和天主教领导人之间签署了民间和平协议。紧接着这些努力很快促成了菲律宾政府和伊斯兰自治军之间签署正式和平协定。”

这是2018年10月7日上午播放的SBS周日纪录片《和平,虽然遥远,但却是要走的路》中介绍的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相关的内容。 当天的节目从24分钟开始,介绍了47年来第一次迎来和平的菲律宾南部岛屿棉兰老岛的当地情况。 特别是当天播放的大部分内容都与开展划时代的和平运动而受到瞩目的(社)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HWPL,代表李万熙)的和平运动有关,因此在播出2年后成了热门话题。

节目中提到的伊斯兰-天主教领导人之间的民间和平协定正是2014年1月24日冒着枪林弹雨来到棉兰老岛的HWPL李万熙代表所达成的民间和平协定。 当时李代表已经是84岁高龄,只因和平不远万里奔赴了战区。

2018年10月7日上午播放的SBS周日纪录片《和平,虽然遥远但要走的路》中, 棉兰老当地人为纪念对棉兰老和平进程做出实质性贡献的棉兰老民间和平协定,而建立的HWPL和平纪念碑为背景展开的故事(来源:SBSdi电视画面截图)

通过韩国和平运动家戏剧性达成的和平协定在第二天即1月25日,直接促成了莫洛伊斯兰解放阵线(MILF)和菲律宾政府间的正式和平协定。紧接着当年5月,菲律宾议会通过了《伊斯兰自治政府法》,即《邦萨摩洛法》,4年后的 2018年8月,杜特尔特总统最终在该法案上签字,意味着内战实际上已经完全结束。

2016年1月,在棉兰老民间和平协定两周年之际,MILF在驻地苏丹库达拉省设立了HWPL和平纪念碑。 这就等于对外宣布,棉兰老的和平实际上是通过HWPL实现的。 在当天的节目中,该和平纪念碑也多次出现在背景画面上

2018年10月7日上午播放的SBS周日纪录片《和平,虽然遥远但要走的路》中,安迪•穆罕默德(音译)(MILF特种兵出身)正在回忆因棉兰老居民之间的宗教不同而用枪口瞄准的过去。(来源:SBSdia10月7日上午播放的SBS周日纪录片《和平,虽然遥远但要走的路》中,安迪•穆罕默德(音译)(MILF特种兵出身)正在回忆因棉兰老居民之间的宗教不同而用枪口瞄准的过去。(来源:SBS电视画面截图)

在当天的放映部分中,看着天主教徒和伊斯兰教徒并肩行走等平凡生活成为现实而感到幸福的棉兰老岛居民的喜悦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 前MILF战士安迪·穆罕默德(MILF特种兵出身)坦言”和平取决于枪杆”的想法是错误的,这一幕也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2014年1月,曾报道过棉兰老民间和平协定的菲律宾PTV记者伊丽莎白卡钦, 在接受《天地日报》的两次采访中表示, 取得戏剧性和平成果是与李代表对和平的热诚分不开的

卡钦记者表示:”李万熙代表与政治家们不同。 李代表是为了和平从异国万里来到枪林弹雨的棉兰老岛。” 接着说: “饱受战争之苦的棉兰老岛居民们很快认识到了政治家们和李代表的差异。 李代表对‘和平’的真诚打动了他们”。还强调说:“正因为是李代表,因为是HWPL,和平协定才得以达成。” 。

◆菲律宾全境掀起HWPL和平教育热潮

当天的节目还关注了蔓延菲律宾全境的HWPL和平教育。 据悉,菲律宾全境正在以HWPL和平教材为基础进行和平教育。在第26次海外巡访期间,HWPL和菲律宾高等教育委员会(CHED)签订了”和平教育”MOA。 HWPL和平教育已经越过菲律宾各院校,延申到了菲律宾政府层面。

7日上午播放的SBS周日纪录片《和平,虽然遥远,但要走的路》中,菲律宾教育监督官朱莉•达•帕拉斯(音译)正在说明和平教育的重要性。 菲律宾是全世界最积极接受HWPL和平教育的国家。 (来源:SBS电视画面截图)

菲律宾教育总监朱丽叶·达帕拉斯表示“菲律宾以前发生过许多冲突和内战。 在高等教育过程中同时进行和平教育,这将成为改变菲律宾惨痛历史的良好契机。” 她接着说:”和平教育是形成对不同宗教间的理解,防止宗教间对立而导致的暴力冲突,接纳彼此间的生活方式,实现没有纷争的和平生活的重要的教育课程。”

在2016年3月14日来到DPCW公开发表现场的菲律宾塔拉克州立大学院长玛娜•马拉利在接受《天地日报》的采访时,提到正在菲律宾引起热潮的HWPL和平教育, 他说”在我们大学建立了和平图书馆, 开设和平室, 向大家提供所有有关HWPL的影像。”

当天的节目除了棉兰老, 还介绍了卢旺达等在非洲进行中的HWPL志愿服务消息。

不能将HWPL称为HWPL的国内媒体的现实

2014年1月24日至25日, “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代表李万熙访问棉兰老岛, 调解了约40年纷争不断的天主教-伊斯兰的矛盾, 双方签署了和平协定。 c 天地日报DB

但是当天SBS的播放内容中没有直接提及HWPL。 虽然在画面中可以间歇性地看到HWPL和平纪念碑,标志等,但这仅限在认识HWPL的人才能辨认地程度。 因此,观众们即使看了相关节目,也很难认知HWPL的和平活动。 正因如此,当时播放的内容通过口碑直到现在才引起人们的注意

HWPL的有关负责人表示:”曾在其他SBS电视台播出与HWPL相关内容的消息传开后, 听说SBS受到了外界的巨大压力。” 不仅如此,“SBS相关人士对HWPL独树一帜的和平进程深感共鸣,还特地并前往棉兰老岛进行了确认”,”但是等到播放在即,由于韩国国内部分基督教人士的过分诽谤,使得HWPL无法如实被大家了解”

实际上,虽然国际社会把HWPL评价为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和平团体,但在韩国国内主要报刊等介绍的次数却寥寥无几。 在2014年1月24日奇迹般地实现了棉兰老民间和平协定,但由于国内基督教人士的反对,使得HWPL的和平运动未能得到应有的关注。

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在于HWPL李万熙代表同时也是新天地耶稣教会总会长。目前, 韩国新教界对新天地的发展感到巨大的危机意识。 因此即使是和平运动, 只要是和新天地代表有关就无条件反对。 实际上, 这在反对李万熙代表的各种和平统一步伐中也有体现。

2018年10月7日上午播出的SBS周日纪录片《和平,虽然遥远,但要走的路》中, 介绍了在非洲卢旺达进行的HWPL和平活动。 (来源:SBS电视画面截图)

另外,(社)天上文化世界和平光复(Heavenly Culture, World Peace, Restoration of Light: HWPL,代表:李万熙)是在联合国新闻办(DPI)及联合国经济及社会理事会(ECOSOC)注册的和平NGO团体。不久前还是在首尔市正式注册的法人

2014年1月24日,在亚洲最大的流血冲突地区棉兰老岛主持了天主教和伊斯兰之间的民间和平协定,并被国际社会熟知。在”将和平世界留给后代做遗产”的口号下,HWPL在全球拥有170个分支机构,其活动主要有▲制定终止战争国际法▲宗教联合办公室▲和平教育等三个方面。值得一提的是,HWPL倡导制定终止战争的国际法,并发表了《地球村战争终止和平宣言文》(DPCW·Declaration of Peace and Cessation of War)第10条38项。 此后,为将DPCW提交联合国而积极开展活动。

◆对HWPL的和平活动,以’取消批准’作答的首尔市

HWPL被评价为是取得空前绝后成果的民间和平团体, “终止战争实现世界和平的真实性”得到了认可。 由200多名各国前任、现任国家元首和大法官、大学校长,来委任咨询委员。任命包括记者在内的各界领导人为宣传大使, 确保了众多的会员。

李万熙代表前后共进行了31次的世界和平巡访,考虑到李代表的九旬高龄,在常人看来是很难想象的。

在全世界都拥护HWPL的终止战争和平运动的时候, 唯独韩国仍然以HWPL代表是新天地代表为理由, 将”HWPL活动”规定为传教活动, 贬低其影响力。 即把现有教团对新天地拟定的所谓异端模式不分青红皂白地套在了HWPL上。

甚至新天地大邱教会出现新冠肺炎大规模感染事件后, 首尔市长朴元淳以”运营与设立目的不同”为理由取消了对HWPL的许可。

对此,HWPL相关人士表示:”在进行31次世界和平巡访期间,并未提及圣经的一字一句,全程只致力于世界和平和韩半岛和平。所有的报道和资料都可以证明这一点”。还表示”不但不能帮助一个声扬国威的和平团体, 反而因为政治原因取消许可, 不得不让人感到遗憾。”

2014年1月24日, 听到HWPL代表李万熙达成的《棉兰老民间和平协定》的消息后, 2014年1月25日, 代表伊斯兰军与政府军签署和平协定的MILF代表正在传递变化的棉兰老氛围。 (来源:SBS电视画面截图)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